历年真题答案
深圳脱贫攻坚干部人才影像志—— 初心赴使命 脱贫接振兴
发布日期:2021-11-25 16:27   来源:未知   阅读:

  (深圳特区报记者 秦绮蔚 张智伟)他们是30年间深圳向全国17个省(区市)109县(区)派出的8500多名帮扶干部人才的优秀代表,始终践行深圳胸怀“两个大局”、心怀“国之大者”的使命担当,和亿万人民一道,倾情付出、无私奉献、奋斗实干,投身史上最波澜壮阔的脱贫攻坚战,助力对口帮扶地区贫困县全部摘帽、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成就了无数人的幸福,绘就了乡村巨变、山河锦绣的时代画卷,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共同作出了关键性贡献。

  日前,由深圳市乡村振兴和协作交流局主办的深圳市脱贫攻坚干部人才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深圳举行。7名曾由深圳派驻新疆、西藏、四川、广西、广东河源汕尾等地区对口帮扶的干部人才,动情讲述他们在脱贫攻坚一线的真实故事。

  2020年3月24日凌晨,在和父母、妻子拥抱后,深圳市南山区沙河街道干部钟海辉亲吻了熟睡中的女儿,转身擦干眼泪,踏上万里征程,成为深圳市第十批援疆干部。

  一年多来,钟海辉先后在喀什经济开发区空港中心、投建中心、喀什中亚南亚工业园区管委会3个部门挂职。为改善当地营商环境,拓宽企业销路,培育特色产业,420多天里,他白天顶着喀什独有的烈日,奔波走访企业、项目工地现场,晚上梳理单位制度建设,夜以继日,完善了涉及建筑领域、安全生产、园区建设等37项管理制度,处理劳资纠纷11宗,查处工地安全隐患96处,推进了北斗大厦EPC等11个重大产业项目建设。

  “记得有一次,在项目工地,我现场监督整改工地安全隐患,顶着烈日连续工作4个小时后突然一阵眩晕倒下去了。等我醒来,躺在医院输着液。医生说,我是严重脱水,脸和双臂严重晒伤。”钟海辉说。

  为改善当地营商环境,拓宽企业销路,培育特色产业,深圳援疆前指在喀什经济开发区先后建成了深圳产业园、喀什综保区等一批产业项目。其中,喀什深圳产业园的7000多名员工中有95%是女工。钟海辉刚到产业园没多久,一家企业就反映,车间里的几名女工上班几天就辞职了。钟海辉多番走访发现了共性:家务由女人做,上班则无法兼顾家庭。回到园区,钟海辉立即安排先进能手现身说法。视频内容对新员工触动很大:女工自食其力,不但家庭地位提高了,家庭条件也会改善。工人一下子就被稳住了,积极性调动起来了。2020年,钟海辉负责的深圳产业园项目被评为深圳扶贫优秀案例第一名。

  深圳援疆打造的喀什农业生态基地今年喜获丰收。 深圳报业集团记者 张国防 摄

  2020年10月,喀什新冠疫情暴发。接到封城指令后,刚到任喀什中亚南亚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的钟海辉第一时间落实园区封闭管理。近7000人分布在不足0.6平方公里的深圳产业园里,是喀什人员最密集的区域,加上曾往返疫情暴发地需重点隔离的246名员工,防疫任务十分艰巨。钟海辉带领工作人员日夜奋战在抗疫第一线,每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1个月内熬了16个通宵,体重骤减近5公斤。

  钟海辉和团队先后完成了102个援疆项目,涉及资金15.6亿元,在推进当地教育、医疗、文化的质量与成果方面,成绩突出。

  钟海辉告诉记者,“很多场景深深感动着我。重获新生的危重患者面对援疆医生,那激动的泪花;孩子们围着支教老师,那幸福的笑脸;援疆民警抱起跌倒的民族同胞,那飞快的脚步;战胜疫情后企业负责人如释重负,那开心的面容……这一幕幕,让我深深体会,民族‘三交’早已没有界线。我们是紧紧抱在一起的石榴籽!西方的污蔑、歪曲不攻自破,无法阻止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来到这里的第一件事,其实是好好活着。”挂职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委常委、副县长的扶贫干部深圳市南山区创新发展促进中心主任黄斌对记者说。

  石渠县城海拔4265米,全年平均温度在零下,含氧量不到成都平原的一半,平均寿命仅56岁,被称为“生命禁区”。为了解决高海拔缺氧失眠问题,黄斌发明了“土办法”,利用下乡调研的机会在车上睡,就这样每天也只能睡4个小时。缺氧还导致高压锅也煮不熟饭,不到3个月,他就两次患上肠胃炎,体重从80公斤掉到60多公斤。而流鼻血、烂嘴唇、皮肤晒得黝黑的样貌,操着四川话和半生不熟的藏语交流,这让黄斌成为当地干部群众眼里“从深圳来帮扶的康巴汉子”。

  在石渠,解决让人谈之色变的包虫病是最大最实际的民生问题。全县10万人口,在开展综合整治前,包虫病患者有5600多人。牧区群众饮水受污染,加上包虫病无法完全根除,只能靠手术和药物抑制,使当地因病致贫现象比较突出。在深圳市和南山区的资助下,黄斌组织当地政府先后打下750口深水井,为每口井配上了过滤设备,有效阻断了传染。

  经过3年的努力,石渠县6-12周岁儿童包虫病检出率为零,新增病人明显减少,患病群众也得到有效医治。“当我们来到瓦须乡干补村孤寡老人秋拥措家里的时候,老人激动地跪了下来。老人家‘感恩党,感恩政府,感恩深圳’的朴实语言,让我感到所做的一切都值了。”黄斌说。

  石渠作为长江、黄河的源头,如何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发展好产业,黄斌着实想了很多办法,迎难而上打造高科技农业。他们建起了邓玛生态农业示范园,建立了“公司+合作社+基地+贫困户”利益联结机制。2020年,示范园实现产值5360万元,就业589人次,为42个贫困村分红252万元。黄斌告诉记者:“通过发展产业带动就业,农牧民家庭和集体经济收入大幅增加,农牧民也实现了向现代农牧业产业工人的逐步转变。”现在,黄斌团队还建起了23个大棚,给有意愿、有能力的农牧民免费提供种苗、化肥、农药,手把手教他们技术,带他们跑市场,培养一批懂技术、懂销售的“致富带头人”,从而实现带动一片、致富一片。

  “有不少人问我,为什么要来石渠?我想,这是内心的召唤。我从小在深圳长大,我和我的父辈们都受益于改革开放。‘感恩改革开放,回报全国人民’,对于一名深圳的党员干部,理所应当响应,身体力行参与帮扶协作、共同富裕。”黄斌说,“3年过去了,脱贫攻坚取得了伟大胜利。我为自己投身时代洪流而庆幸,为深圳这座大爱之城而骄傲,也为中国领导下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进程中谱写了勇立潮头、开拓进取的壮丽篇章而自豪!”

  “作为一名90后的年轻干部,刚到村里时,村干部说我看起来像个孩子,语言也不通,肯定做不了农村工作。”河源市连平县忠信镇柘陂村兼驻村工作队队长、深圳市南山区城市更新和土地整备局主任科员刘常平告诉记者,他用努力让村民刮目相看。

  村民瑞珍的丈夫患骨头缺血性坏死。为了多干些活儿,她劳作一两小时不舍得伸展腰和背。在刘常平的牵线下,瑞珍的丈夫得到救助做完了手术。她也一步步扩大鸡舍,成了村里的养殖专业户。

  村民金花的父亲遭遇了严重车祸生活不能自理,母亲在她高考之前突然去世。金花在重压下考上了华南农业大学,却面临交不起学费而辍学。刘常平得知消息后,发动爱心企业为金花筹措了10万元助学金。“寒暑假,金花会去支教,她说社会给予她太多帮助,她要力所能及回馈社会。这是一个‘扶贫先扶智’的故事。这就是我可爱的乡亲们。”刘常平说。

  为了让村民彻底摆脱贫困,产业帮扶是刘常平的工作重点。根据当地种植土壤的特点,刘常平在村里办起了“红、黑、紫”三大脱贫致富产业。“红,指的是红玫瑰。黑,说的是当地特产的黑蒜。紫,说的是紫珠药草,它是岭南一带的特色中草药植物,特别适宜种植,经济效益也不错,从头到脚都是宝。这个抗宫炎软胶囊,就是紫珠的深加工产品,是妇科药物,有清湿热的功效。”刘常平介绍,红玫瑰、黑蒜、紫珠三种产业的种植、务工、分红共惠及近100户330多人。红黑紫,如今是村民们描绘脱贫奔康生活最绚丽的色彩。

  驻村两年来,柘陂村的变化让人惊喜:76户194名贫困人口已全部脱贫,脱贫户人均可支配年收入从2016年的3000多元稳定跃升到2020年的1.6万余元,村集体年收入从不足4万元提升到45万元。“时间虽短,却永生难忘。希望‘红黑紫’三大特色产业,让乡亲们乡村振兴的日子越过越红火。”刘常平说。

  “2016年5月23日,那是我来联南村的第一天,在村口等我的是一名74岁的老党员,也是全县年纪最大的村支部书记。老书记对我说,‘不怕你笑话,我们村实在太穷了,连条进村的路都没有,水管20多年没换,大家都是吃着脏水做的饭,联南的发展还得拜托你们了。’”带着这样的嘱托,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联南村兼驻村工作队队长、深圳市龙岗区工业和信息化局金融科科长陈琼开始了进村后的工作。

  “发介叔是五保户,85岁了,孑然一身,但性格开朗,经常在村里串门喝茶。一天,我遇见他在路上吹着口哨,刚要打招呼,他就先声夺人,‘老陈……’我一下子就被他逗乐了,发介叔比我父亲年纪还大啊!后来,发介叔告诉我,在海丰叫人家老,是尊重别人的意思,因为我为村里做了这么多好事。几句话说得我心里暖暖的。”陈琼介绍说。2017年6月,发介叔病倒了,是肝癌晚期。收到消息后,陈琼更勤地去看他照顾他,还送去了重疾救助金。两个月后,发介叔在陈琼他们的陪伴下,安详地走了。“帮扶5年里,我们共送走了13名老人,还像亲人一样,陪伴他们度过人生的最后时光。而我们的陪伴,也是一种另外意义的帮扶吧。”陈琼说。

  72岁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训章,患有二级精神残疾还患有尿毒症,每周要去医院透析3次,每个月医疗费要4000多元。独生女陈佳惠在广州读大学,入不敷出,靠亲友接济度日,非常困难。陈琼带领村干部不仅帮训章建了房子,还同医院协商免除其医疗用费,为其女儿申请了教育补贴。2018年陈佳惠大学毕业在广州找了份工作,眼看着生活渐渐改善了,谁知母亲突然离世。孝顺的陈佳惠毅然辞工回家照顾老父亲,但家里的收入也一落千丈。陈琼跟村干部商量后,为陈佳惠设立了公益性岗位,把她聘请为村委协管员,每月工资3000元,既能照顾父亲,又有了稳定的收入。陈琼说,陈佳慧有文化有能力,现在已成为村委的业务能手。

  “五年帮扶路,一生海丰情”。在联南村,陈琼每天奔走在村头巷尾,帮村里修村道、换水管、建广场、对接就业,还搞起了红色旅游等7大产业。尤其是发展袁隆平超级水稻种植,使全县的种植面积达44372.7亩,每亩增产增收20%,建立了优质米加工基地。村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老区的产业造血能力大大提高。

  “我的父亲是1996年派驻汕头市雅道村的扶贫干部。时隔20年接力扶贫,我算是‘子承父业’。回想5年的对口帮扶之路,1800多个日日夜夜,10多万公里的风雨兼程,感慨良多,脱贫攻坚‘最后一公里’的幸福,我们做到了。脱贫不是终点,乡村振兴仍然任重道远,但是我坚信,有产业兴旺作为强大的引擎,驱动五个振兴全面发展,老区的乡村振兴必定未来可期!”陈琼说。

  2020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挂职广西百色市田东县委常委、副县长的深圳市坪山区龙田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孟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筹集到1万个KN95口罩,1万个一次性医用口罩,100支额温枪等战疫物资,价值40万元。由于交通管控物流中断,孟强“千里走单骑”,独自驱车将防疫物资运送到田东。服务区全部关停,全程靠面包和饼干充饥,10个小时的路程走了近20个小时,历经重重关卡和无数检查,防疫物资终于送到了田东。

  “当时,疫情不仅导致医疗物资紧张,更给田东县带来了产业危机。田东县盛产圣女果,往年卖到8元每公斤,但在疫情严重时期面临滞销,六毛钱每公斤都卖不掉。”孟强走访企业了解企业困境,农民们的诉说让他揪心。圣女果需要分茬采摘,一茬不摘,后面一茬就会烂掉,加上娇贵怕热怕冷难保存,如果不及时收果销售,当地村民们一年的辛苦就白搭了。情急之下,孟强将果园实情拍下发到微信朋友圈,呼吁身边的亲戚朋友帮忙。

  “没想到,这还引起了小轰动,朋友们纷纷留言求购,一天竟卖出去150多公斤圣女果。到后来,经过各级政府和深圳、百色两市扶贫办的紧密合作,我们与媒体共同举办了线上直播带货,共同推广田东水果‘走出去’。”孟强告诉记者,经过多方努力,2020年田东县克服疫情造成的农产品滞销困难,仅在广东的销售额就达到1.54亿元,逆势创历史新高。

  扶贫先扶志,扶贫必扶智。一次,孟强到田东县德利村巡查时发现,一户村民的住房四面通风,顶棚老旧,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连电灯都没有,家具就更别提了。住在里边的是两姐弟。他们的父亲因刑事案件入狱后,母亲承受不住压力离家出走,姐弟俩成为事实孤儿,靠低保和亲戚接济生活费。营养跟不上,两个10多岁的孩子看起来像六七岁孩子的个头。孟强决定拿出每月的个人工资补贴他们。像这样经他单独帮扶的困难儿童,累计有21人。其中一人还考上了广西卫生职业技术学院。“救助一个贫困生,很大程度上就能拯救一个家庭的未来。我将继续发动社会力量,巩固帮扶更多脱贫孩子。”孟强说。

  山高路远,述不尽扶贫初心:开车下乡,遇到山体滑坡堵在半路,和村民一起挥铲开路;气候不适,皮肤过敏,脸上戴着口罩留下的明显烙印;入村走访,半路被土狗咬伤……这是孟强也是许多深圳帮扶干部共同的经历。

  出生在山东省枣庄市革命老区,在遵义会址宣誓入党,在东江纵队革命根据地坪山区工作,在右江革命的策源地百色田东县挂职,孟强说,从出生、学习、成长到工作,他始终未离开过红色土地,红色基因流淌在他身体中,他愿意为红色土地贡献每一份力量,继续扎根在帮扶一线,在新的征途努力奋斗。

  “我是一名科学课的教师,带着孩子们寻找打开科学大门的钥匙。2019年8月支教以来,两次要和孩子们离别,他们渴求知识的眼神让我又选择继续在当地支教。”深圳市宝安区滨海小学驻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支教教师、支教组组长高春艳告诉记者。

  初到之时,当高春燕把酒精灯和三脚架的教材端出来时,学生的眼神里放着狂喜,却又无所适从。这之前,学校没有专职的科学教师,没有上过科学实验课。

  为了激励孩子们创造梦想,高春艳和校长一起开发了“德育微课程”,聚焦“立德树人”,关注“时事热点”,每天早上,利用班级广播播出2分钟音频。“在德育微课程基础上,我开展了多次特别的送教活动。特别是去年10月以来,我以‘生命清单’为题,引导学生树立梦想。同学们认真写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份‘生命清单’。”高春艳介绍,“那一刻,仔细看,孩子们的眼里有了更亮的光,我非常希望那是我们传递给他们的。”

  2020年4月的一天,高春艳接到电话,邀请她参加京东电商的直播带货。她通过VCR将镇子上那条会开花的河、那些懂事自立的小学生做的香喷喷的黑豆、腊肉、藕粉一一展现给全国观众。仅4小时的网络直播,让都安的消费帮扶产品销售额一下突破了200多万元。

  “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变‘输血支教’为‘造血兴教’,培养本土化骨干教师。”这是高春艳支教的初心。她把“高春艳名教师工作室”从深圳搬进了瑶山,目前该工作室已培养了多位县骨干教师。“一个人的力量可能微不足道,但一个团队的力量可以克服很多困难。如果单打独斗,‘造血’功能有限,而牢牢抱成团则事半功倍。”高春艳介绍,深圳市教育系统以组团的方式先后向都安派驻了8名支教教师。2021年3月以来,她带领支教团队开展了“1+8+N”支教模式微创新。截至目前已惠及学生6000人次、培训教师近1000人次。

  “很多人问我‘支教苦不苦’,我说,‘不苦’,因为我把大山当成了自己的家。与其说支教改变了山里的老师和孩子,不如说支教改变了我。这段人生经历让我不断成为更好的自己。”高春艳告诉记者,“我将继续努力,让自己变成一束微光,照亮孩子们的未来。”

  2018年9月以来,宝安人民医院集团第一医院党办主任、普外二区副主任王甘露和该院先后派遣的32名医务人员,走进了西藏林芝察隅开展援藏,成为当地老百姓口中的“好门巴”(医生)。

  察隅不仅是原深度贫困县,还是与印度、缅甸接壤的重要边境,山高路远,地广人稀,气候恶劣。2018年4月,王甘露出差察隅支医。那时,察隅的医疗条件甚至不如上世纪80年代的内地乡镇。百姓到县医院主要是开转院证明,然后翻越两座海拔近5000米的雪山,来回1000多公里崎岖险峻山路,到林芝市属大医院就医。稍重一点的病人往往就在路上“轮回”了。

  在器械简陋、术中停电的状态下打着手电筒完成手术,当地百姓那种期待好医生留下的眼神……在王甘露脑海里挥之不去。适逢察隅县向深圳申请医疗援藏,在宝安医院和家人的大力支持下,王甘露主动请缨,于当年9月来到了边远的察隅,挂职县医院院长,开始了3年艰苦扶贫的工作。

  来了,就只能前行!从管理到临床、从县里到乡下、从地方到边境,王甘露夜以继日地调研、查房、手术、讲课……不到半年瘦了15公斤,生出很多白发。而惊险的抢救,王甘露和团队几乎每天都在经历:为救一名危重的勘探工人,他们在原始森林里奋战了两天两夜;为救雪崩中受伤的群众,他们在零下10多度、海拔近5000米的雪山上待了17个多小时,全身冻得发抖发紫;为救一名大出血的产妇,没有血库,他带头献了600毫升血,又紧急上手术台,母子平安了,他却完全虚脱了……

  王甘露和团队的付出,把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变为可能!2019年年底,察隅县医院摘掉了“转院医院”的帽子,以全市第一的成绩创建为“二级乙等医院”,从排名垫底蜕变成自治区的学习标杆,并作为当年西藏推送的唯一一家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成效显著单位获得全国表彰。

  “2020年,是我最艰苦,也是记忆最深刻的一年。我几乎跑遍了6个乡镇一半的村庄,还经常到前沿部队送医送药,参与战时救援培训演练,一同在边境巡逻。走过最险的路,住过最穷的人家,每次巡诊到偏远村落,各族群众会拿出他们认为最好的东西给我们吃。这种真诚和善良,令我感动,深深体会到中华民族血浓于水的真情!”王甘露说。

  入藏以来,王甘露一直在寻思,如果村民不出门就能看上病,如果能走出贫病循环,该有多好啊!搭建智慧医疗平台,对接深圳的远程会诊和互联网医疗,用了近1年的时间,王甘露和团队又做到了!现在,察隅实现了与深圳三级医院的对口帮扶,全县3.2万人可以随时通过互联网联系乡里、县里以及深圳的医生看病。2020年藏历新年,古拉乡则巴村一名产妇突然在家分娩。乡卫生院医生在县医院专科医生的远程视频指导下,顺利帮助产妇接生了一个胖娃娃。

  “援藏3年,看过的病人数不清了,做过的手术也有几百台。在察隅的这段经历,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回忆和自豪的。愿深圳的帮扶大爱,化作一朵朵美丽的格桑花,永远开在这片圣洁的雪域高原。扎西德勒!”王甘露说。